《虎丘记》袁宏道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《虎丘记》袁宏道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作品简介《虎丘记》是明朝文学家袁宏道的游记散文中的代表作。袁宏道任吴县令时曾六次游览虎丘,两年后辞官时,又故地重游写出《虎丘记》。该文记述了中秋夜苏州人游虎丘的情景,其中写得最精彩的是有关唱歌的场面。从开始“唱者千百”到最后“壮士听而下泪”,层层深入,情景交融,把读者引入到一个若有所失,但更有所得的境界里。

《虎丘记》袁宏道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作品原文


虎丘记


虎丘1去城可七八里,其山无高岩邃壑,独以近城故,箫鼓楼船,无日无之。凡月之夜,花之晨,雪之夕,游人往来,纷错如织,而中秋为尤胜。


每至是日,倾城阖户,连臂而至。衣冠士女,下迨蔀屋2,莫不靓妆丽服,重茵累席,置酒交衢间3,从千人石上至山门,栉比如鳞。檀板丘积,樽罍云泻,远而望之,如雁落平沙,霞铺江上,雷辊电霍4,无得而状。


布席5之初,唱者千百,声若聚蚊,不可辨识。分曹部署6,竞以歌喉相斗;雅俗既陈,妍媸7自别。未几而摇头顿足者,得数十人而已。已而明月浮空,石光如练,一切瓦釜8,寂然停声,属而和者,才三四辈9。一箫,一寸管,一人缓板而歌,竹肉相发10,清声亮彻,听者魂销。比至夜深,月影横斜,荇藻11凌乱,则箫板亦不复用,一夫登场,四座屏息,音若细发,响彻云际,每度一字,几尽一刻,飞鸟为之徘徊,壮士听而下泪矣。


剑泉12深不可测,飞岩如削。千顷云13得天池诸山作案,峦壑竞秀,最可觞客。但过午则日光射人,不堪久坐耳。文昌阁亦佳,晚树尤可观。面北为平远堂14旧址,空旷无际,仅虞山15一点在望。堂废已久,余与江进之16谋所以复之,欲祠17韦苏州、白乐天诸公于其中;而病寻作,余既乞归,恐进之之兴亦阑矣。山川兴废,信有时哉!


吏吴两载,登虎丘者六。最后与江进之、方子公18同登,迟月生公石19上,歌者闻令来,皆避匿去,余因谓进之曰:“甚矣,乌纱之横,皂隶之俗哉!他日去官,有不听曲此石上者,如月20!”今余幸得解官称吴客矣。虎丘之月,不知尚识21余言否耶?


《虎丘记》袁宏道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词句注释
1.虎丘:山名,苏州名胜之一,位于苏州市西北,有虎丘塔、千人石等名胜古迹。相传春秋时吴王阖闾葬在这里,三日有虎来踞其上,故名。
2.下迨(dài)蔀(pǒu):屋下至小户人家。迨:及,至。蔀屋:穷苦人家昏暗的屋子。
3.交衢(qú)间:指路边。
4.雷辊(ɡǔn):雷的轰鸣声,这里指车轮滚滚声。
5.布席:安设筵席。
6.分曹部署:分批安排。曹,成对。
7.妍媸(chī):美和丑。
8.瓦釜:屈原《卜居》:“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。”瓦釜即瓦缶,一种小口大腹的瓦器,也是原始的乐器。这里比喻低级的音乐。
9.属(zhǔ)而和(hè)者,才三四辈:随着唱和的就只有三四群人。
10.竹肉:《世说新语·识鉴》刘孝标注引(孟)嘉别传:“听妓,丝不如竹,竹不如肉,何也?答曰:渐近自然。”丝指弦乐器,竹指管乐器,肉指人的歌喉。
11.荇(xìng)藻:两种水草名。这里用以形容月光下树的枝叶影子。苏轼《记承天寺夜游》:“庭下如积水空明,水中藻荇交横,盖竹柏影也。”
12.剑泉:在虎丘千人石下,相传为吴王洗剑处,又称剑池。
13.千顷云:山名,在虎丘山上。另有山有上亭子,名为千顷云的说法。天池:山名,又名华山,在苏州阐门外三十里。此句说千顷云得天池等山作为它的几案。
14.平远堂:初建干宋代,至元代改建。
15.虞山:位于江苏常熟市西北。
16.江进之:名盈科,字进之,桃源(今属湖南)人,万历二十年(1592)迸士,时任长洲(与吴县同治苏州)知县。与作者友善。著有《雪涛阁集》。
17.祠:祭祀。韦苏州:唐诗人韦应物,曾任苏州刺史。白乐天:唐诗人白居易,曾任苏州刺史。任上曾开河筑堤,直达山前,人称白公堤,即今山塘街。
18.方子公:方文馔,字子公,新安(今安徽黄山市歙县)人。穷困落拓,由袁中道荐给袁宏道,为袁宏道料理笔札。
19.生公石:虎丘大石名。传说晋末高僧竺道生,世称生公,尝于虎丘山聚石为徒,讲《涅柴经》,群石为之点头。
20.如月:对月发誓。“有如”或“如”,为古人设誓句式。《诗·王风·大车》:“谓予不信,有如嗷日!”《左传·僖公二十四年》晋公予重耳临河之誓:“所不与舅氏同心者,有如自水!”宋周密《齐东野语》卷十一录蜀中妓与情人饯别词:“若相忘,有如此酒!”皆指眼前一物作誓。
21.识:通“志”,记忆。

《虎丘记》袁宏道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原文

虎丘去城可七八里,其山无高岩邃壑,独以近城,故箫鼓楼船,无日无之。凡月之夜,花之晨,雪之夕,游人往来,纷错如织,而中秋为尤胜。

每至是日,倾城阖户,连臂而至。衣冠士女,下迨蔀屋,莫不靓妆丽服,重茵累席,置酒交衢间。从千人石上至山门,栉比如鳞,檀板丘积,樽罍云泻,远而望之,如雁落平沙,霞铺江上,雷辊电霍,无得而状。

布席之初,唱者千百,声若聚蚊,不可辨识。分曹部署,竟以歌喉相斗,雅俗既陈,妍媸自别。未几而摇手顿足者,得数十人而已;已而明月浮空,石光如练,一切瓦釜,寂然停声,属而和者,才三四辈;一箫,一寸管,一人缓板而歌,竹肉相发,清声亮彻,听者魂销。比至夜深,月影横斜,荇藻凌乱,则箫板亦不复用;一夫登场,四座屏息,音若细发,响彻云际,每度一字,几尽一刻,飞鸟为之徘徊,壮士听而下泪矣。

剑泉深不可测,飞岩如削。千顷云得天池诸山作案,峦壑竞秀,最可觞客。但过午则日光射人,不堪久坐耳。文昌阁亦佳,晚树尤可观。而北为平远堂旧址,空旷无际,仅虞山一点在望,堂废已久,余与江进之谋所以复之,欲祠韦苏州、白乐天诸公于其中;而病寻作,余既乞归,恐进之之兴亦阑矣。山川兴废,信有时哉!

吏吴两载,登虎丘者六。最后与江进之、方子公同登,迟月生公石上。歌者闻令来,皆避匿去。余因谓进之曰:“甚矣,乌纱之横,皂隶之俗哉!他日去官,有不听曲此石上者,如月!”今余幸得解官称吴客矣。虎丘之月,不知尚识余言否耶?

白话译文

虎丘离苏州城只有七八里,那山上没有高耸的山岩幽邃的沟谷,只是因为接近苏州城的缘故,(达官贵人)装饰豪华、满载声歌的游船,没有一天没有的。凡是有月亮的晚上,有花的早晨,有雪的傍晚,游人来来往往,纷繁错杂得像织布一样。中秋时节(这景象)就更加繁盛。

每到这一天,苏州城家家户户倾城而出,肩挨肩,人挤人,接踵而来。无论是官宦人家的男男女女,还是平民百姓,没有谁不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。很多人坐在厚厚的坐垫上,把酒放在路边。从千人石到山门,密密麻麻紧挨着的游客多如鱼鳞。檀木所制的歌板堆积得就像山丘,酒器里盛的酒如云彩一样奔泻不停。远远望去,就像无数大雁落在平坦的沙滩上,又像彩霞铺在江面上。即使用电闪雷鸣也无法形容那热闹的场面。

刚摆上酒席时,唱歌的人成百上千,声音像蚊虫齐鸣,分不清(唱些什么)。分部安排好后,都竞相以最新流行的歌曲一争高低,雅乐俗乐都有,唱得好坏也自有分别。过了一会儿,摇头踏脚按节拍唱歌的人,就只剩数十人了。不久,明月高悬在空中,山石反射着月光,如同白练,所有粗俗之乐,都悄悄停了下来。应邀唱歌的人只有三四个了,他们伴着一只箫,一只笛,一人舒缓地敲着歌板歌唱。管乐和人的歌声一起发出,清幽嘹亮,使听众陶醉不已。到了深夜,月影疏疏落落,月下树影斑驳,这时,连箫和歌板也不用了。一个人登场歌唱,四座的人都屏心静息地倾听。他的歌声细如发丝,直冲云霄。每唱一字,差不多要一刻时间。飞鸟仿佛也为这舒缓悠长的歌声所感动,徘徊不忍飞去,壮士听到这样的歌声,也忍不住要落泪。

剑泉深不可测,飞耸的岩石像刀削的一样峭立。千顷云好像是以天池等山作几案,山峦沟壑秀丽无比,这里最适合飨宴宾客。但中午过后,阳光强烈,(游客在此)无法久坐。文昌阁(景色)也好,傍晚的树更好看。它的北面是平远堂旧址,空旷无际,只有远处的虞山一点遥遥在望。平远堂荒废已久,我和江进之商量修复它,想在这里建个祠堂,祭祀韦应物、白居易等先贤。但不久我就生病了,我已经请求辞官归去,恐怕江进之修复平远堂的兴致也大减了。(可见)山川景物的兴盛荒废,确实是有时运的啊!

我在吴县做了两年县令,曾六次登上虎丘。最后一次是和江进之、方子公同去的。我们坐在生公石上等待月亮出来。唱歌的人听说县令来了,都躲开藏了起来。我就对进之说:“官吏的横暴,差役的庸俗,也太过分了啊!以后我辞官后,一定要在这生公石上听曲,以月为证。”我幸好解免官职,客居吴地,虎丘的明月,不知道还记得我当年的话吗?

《虎丘记》袁宏道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创作背景

万历二十三年(1595年),袁宏道曾出任吴县县令,短短两年任期期间,热爱游赏山水的作者六次游览苏州名胜虎丘。因为作者对大自然的无限热爱向往和对官场俗务的厌倦鄙夷,万历二十四年,袁解职离吴,因为留恋虎丘胜景,回忆虎丘赏月赛歌的盛大场面以及虎丘各处的秀丽风景。写下了这篇游记散文。

《虎丘记》袁宏道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作品鉴赏

散文开篇从“无日无之”到月夜、花晨、雪夕,相对“中秋”来说,同时是铺垫与烘托。下面“每至是日”一句正紧承上文意脉,指出但凡中秋都是如此,笼括年年中秋而并非实指哪一年中秋。从而又强调了本篇是以“中秋”为焦点来表现“登虎丘者六”的综合体验。接着作者从空间角度展开视野,纵横笔墨。挥洒出一幅中秋时节盛游虎丘的鸟瞰图。“倾城阖户,连臂而至”总括盛况。“衣冠士女,下迨舔屋”是上句的具体化。而“靓妆丽服,重茵累席,置酒交衢”也不仅仅是盛况的渲染,从衣饰到游乐形式都带有浓郁的吴地民俗气息。“从千人石上至山门”以下三句具体铺排总体场面,构成鸟瞰式的纵向空间。三个排比间以夸张性的比喻充实于这一空间内,渲染出一派人密、歌喧、酒酣交杂并出的忘情游乐的声势。“樽彝云泻”兼关上文“置酒交衢”。“檀板丘积”遥启下文“唱者千百”,笔致飞动而意脉密合。行文至此.盛况场面已然毕现。但作者却嫌不够,“远而望之”一句明确视角,稍缓文气。然后变换手法,由实景入虚景,连下三重形象比喻极尽形容:“如雁落平沙,霞铺江上,雷辊电霍”。场面之盛,色彩之丽,声势之大,震耸视听,摇动神魄。实际景观反复诉诸于感觉镂刻下的印象实在太强烈、太丰富了,比喻也只能道出有限的侧面。故作者仍嫌笔墨贫乏,索性径以“无得而状”来否定上面的具体比喻。启发读者展开想象去体味。从实到虚,从有限到无限的变化。显出那游乐场景的美不胜状。整整一段多用整饬的四字句,从不同角度用不同手法渲染同一对象。有大赋铺张扬厉的风致;笔势则略无滞碍。文气流注,紧密拍合了场面的声容气势,而作者作为观照主体的赞美倾羡之意亦挟带而出。

《虎丘记》袁宏道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空间场面的渲染铺排后,作者将视听凝聚到最富市井情调和民俗意味的演唱上面。镜头由全景式鸟瞰转向依时问推进的特写,用墨随之由疏阔而变换为深细。从“布席之初”到“比至夜深”,四组镜头,两重境界。“唱者千百”同“摇头顿足”两者重在以白描手法刻画演唱的生动场景。“摇头顿足”不只是头脚击应节拍的动作.更活画出“歌喉相斗”中获胜的“数十人”的得意神态。但这种“雅俗”、“妍媸”“不可辨识”的场景显然不是作者的属意所在。他所欣赏的是经过自然淘汰筛选,“一切瓦釜,寂然停声”后的“雅”者“妍”者入景人情的“缓板”慢唱。因此,与上面的场景自描不同,当这两幅画面由笔底缓缓流出时。首先是“明月浮空.石光如练”,随后“月影横斜,荇藻凌乱”的月色渲染。似乎那月亮也懂得该去钟情怎样的对象;其次是从演唱者到演唱方式、状态、音色等啜茗品醪般的细腻刻画;最后以对演唱效果、魅力的侧面烘托为收煞。两组镜头虽属作者欣赏的同一境界,但受审美趣味制约的审美感觉,又敏锐地辨析出程度的差别。既然“一夫登场.四座屏息”是整个自然筛选的最后结果,那便以连“箫板亦不复用”从而有别于“三四辈”者的“缓板而歌”来突出主体。“竹肉相发.清声亮彻”的演唱效果固然令“听者魂销”,而“音若细发.响彻云际”则直欲与明月对话,再加上“每度一字,几尽一刻”的技法描摹所构成的景、声、态统一和谐的魅力,竟使”飞鸟为之徘徊.壮士听而下泪矣”。这后者是作者最为神驰的,所以写起来才如此的细微人妙。这一大段是全文记写的主体部分。作者用“布席之初”、“未几”、“已而”、“比至”几个标明时问推移的词联带出一幅幅场景画面,整个过程既有鲜明的层次感,又自然流走。场面由喧杂而导向幽静,境界由单一唱的描述,过渡到声、色、景、情的浑融一体。

《虎丘记》袁宏道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“吏吴两载,登虎丘者六”,总述自己与虎丘的关系。作者特别提到最后一次与江、方同登,在生公石上待月的情况,这是为了引出后面的话,而且前面也已申足中秋月夜,所以也只点到即止,不展开描述。“迟月生公石上”,不但等待玩赏虎丘月夜,而且是要“听曲此石上”,品味市民们在月光笼罩下不分贤愚、无论贵贱的歌吹游乐。但“歌者闻令来,皆避匿去”,官身与民众的隔膜使他发出无限感喟:“甚矣,乌纱之横.皂隶之俗哉!”“吏吴两载”,对官场的厌烦与弃官的打算是早就萌生了的。感性与理性的矛盾在这次登虎丘的遭遇中进一步被强化,加深了他内心的痛苦,自然也就坚定了原本就有的弃官决心。因而,作者才会发出“他日去官。有不听曲此石上者,如月”的誓词,才有“解官称吴客”的欣幸。

将六次虎丘之行融汇一处,选取最为精髓的片段进行记述,达到详略得当的效果,这是文章的妙处所在。叙述方式上,作者匠心独运,采用铺排、裁剪、比喻等手法,围绕虎丘之景、虎丘之人以及游乐之事进行多角度、多方面描写,构成一幅完整的情境,结尾则画龙点睛,通过自己先后以官员和平民身份游历虎丘的不同心境,表述内心情志,赋予文章以讽喻的色彩。文章通篇写山水少,写游况多,均发轫于作者的审美感受;文势时有腾挪,意象或作变化,一路写来,均有作者感受的隐隐跳跃。感受深者,则用墨如注;感受浅者,则微微点染,不受自然山水散文通常受客体对象规范的传统笔法,显示出审美感受作为观照万物的“性灵”特征。作者对世俗情趣的郊游浓墨泼洒,主体感受的往返流转,笔触章法的任情而为,审美客体、审美主体、审美传达这三者都带有明代山水游记文典型的时代审美特征。

《虎丘记》袁宏道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作者简介

袁宏道(1568~1610年)明代文学家,袁宗道二弟,袁中道二哥。袁宏道与其兄袁宗道(1560~1600年)、弟袁中道(1570~1623)都以文学见长,合称为“公安三袁”,时称”三袁“,被称为“公安派”。 字中郎,又字无学,号石公,又号六休。荆州公安(今属湖北)人。曾为文反对复古,主张“独抒性灵,不拘格套”。 袁宏道始终无意于仕途,万历二十年(1592年)就中了进士,但他不愿做官,而去访师求学,游历山川。他曾辞去吴县县令,在苏杭一带游玩,写下了很多著名的游记,如《虎丘记》《初至西湖记》等。《晚游六桥待月记》便是他的著作之一。他生性酷爱自然山水,甚至不惜冒险登临。他曾说“恋躯惜命,何用游山?”“与其死于床,何若死于一片冷石也。”(《开先寺至黄岩寺观瀑记》)在登山临水中,他的思想得到了解放,个性得到了张扬,文学创作的激情也格外高涨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