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说琴》何景明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《说琴》何景明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作品简介《说琴》是明代作家何景明的一篇散文。作品出自于《四库全书》本《何大复集》。何景明志节耿介,鄙视荣利。曾上疏反对宦官专权说:“义子不当畜”,“宦官不当任”,故长期不得升迁。他与李梦阳为“前七子”的首领,主张“文必秦汉,诗必盛唐”,但“梦阳主摹仿,景明则主创造”(《明史·何景明传》),在当时影响很大。他的散文,颇有秦汉文章的雄直之气,但其步趋古人,则是其短。著有《何大复先生集》。

《说琴》何景明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作品原文


说琴


何子有琴(1),三年不张(2)。从其游者戴仲鹖(3),取而绳以弦(4),进而求操焉。何子御之(5),三叩其弦,弦不服指,声不成文(6)。徐察其音,莫知病端。仲鹖曰:“是病于材也。予观其黟然黑(7),衺然腐也(8)。其质不任弦,故鼓之弗扬。”


何子曰:“噫!非材之罪也。吾将尤夫攻之者也(9)。凡攻琴者,首选材,审制器,其器有四:弦、轸、徽、越(10)。弦以被音,轸以机弦(11),徽以比度(12),越以亮节(13)。被音则清浊见,机弦则高下张,比度则细大弗逾,亮节则声应不伏(14)。故弦取其韧密也(15),轸取其栝圆也(16),徽取其数次也(17),越取其中疏也(18)。今是琴弦之韧疏,轸之栝滞;徽之数失钧;越之中浅以隘。疏故清浊弗能具,滞故高下弗能通,失钧故细大相逾,浅以隘故声应沉伏。是以宫商不诚职(19),而律吕叛度(20)。虽使伶伦钧弦而柱指(21),伯牙按节而临操(22),亦未知其所谐也。


“夫是琴之材,桐之为也。始桐之生邃谷(23),据盘石,风雨之所化,云烟之所蒸,蟠纡纶囷(24),璀璨岪郁(25),文炳彪凤(26),质参金玉,不为不良也。使攻者制之中其制,修之畜其用,斫以成之,饰以出之。上而君得之,可以荐清庙(27),设大廷(28),合神纳宾(29),赞实出伏(30),畅民洁物;下而士人得之,可以宣气养德,道(31)情和志。何至黟然邪然,为腐材置物耶(32)?


“吾观天下之不罪材者寡矣。如常以求固执(33),缚柱以求张弛(34),自混而欲别物,自褊而欲求多(35)。直木轮,屈木辐,巨木节(36),细木欐(37),几何不为材之病也?是故君子慎焉,操之以劲,动之以时,明之以序,藏之以虚。劲则能弗挠也,时则能应变也,序则能辨方也,虚则能受益也。劲者信也,时者知也,序者义也,虚者谦也。信以居之,知以行之,义以制之,谦以保之。朴其中,文其外。见则用世(38),不见则用身(39)。故曰虽愚必明,虽柔必强。材何罪焉!”


仲鹖怃然离席曰:“信取于弦乎?知取于轸乎?义取于徽乎?谦取于越乎?一物而众理备焉。予不敏,愿改弦更张(40),敬服斯说。”


《说琴》何景明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作品注释
(1)何子:作者自称。
(2)不张:指没有上弦。
(3)戴仲鹖:名冠,字仲鹖,信阳人。曾从何景明学诗。正德年间(1506—1521)进士,为户部主事,
历山东提学副使,以为官清介闻名。
(4)绳上弦:装上弦。
(5)御:用,这里指弹奏。
(6)文:这里指曲调。
(7)黟(yi)然:深黑色的样子。
(8)衺(xié)然:歪邪不正的样子。衺,同“邪”。
(9)尤:怨。攻:制造。
(10)轸(zhěn):系琴弦可以转动,控制松紧的轴。徽:指琴面上所标出的用手指按弦的部位记号。
越(huó):琴瑟底面的孔。
(11)机弦:转动琴弦。
(12)比度:排比音节的高低。
(13)亮节:加大音亮。
(14)伏:指音调低沉。
(15)韧密:坚韧细密。
(16)栝(guā)圆:琴轸插入琴内的栝圆滑易转。
(17)数次:指琴徽的度数准确。
(18)中疏:指琴身中空。
(19)宫商:指宫商角徴羽五音。这里指音阶。诚职:尽职。
(20)律吕:指十二律。叛度:谓违背了标准。
(21)伶伦:传说中黄帝时的乐官,黄帝曾令他作律。钩弦而柱指:谓用指头弹琴。
《列子·汤问》:“郑师文从师襄游,柱指钩弦,三年不成章。”
(22)伯牙:春秋时善鼓琴者。
(23)邃谷:深谷。
(24)蟠纡:蟠曲。轮囷:屈曲的样子。
(25)岪(fó)郁:原指山势曲折高峻,这里指树木高大茂密。
(26)文柄彪凤:木质上闪现出象虎、凤的纹理。
(27)荐:献。清庙:宗庙。
(28)大廷:指朝廷。
(29)合神纳宾:谓享神待客。《国语·周语下》:“姑洗,所以修洁百物,考神纳宾也。”
注:“考,合也,……合致神人,用之享宴,可以纳宾也。”
(30)赞实,有助于万物的生长结果。出伏:指能使蛰虫由地下出动。
(31)道:同“导”。
(32)置物:犹言弃物。
(33)如常以求固执:意谓一个平常的材料,坚持求它是一个最好的材料。
《礼记·中庸》:“诚之者,择善而固执之者也。”
(34)张弛:开弓叫张,松弓叫驰。这里指琴弦的紧或松。
(35)褊:褊狭。
(36)节:柱子上的斗拱。
(37)欐(lì):梁栋。
(38)见:同“现”,被发现。
(39)用身:指独善其身。
(40)改弦更张:改换、调整琴弦,使声音和谐。

《说琴》何景明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作品译文

何子有一张琴,三年不去弹它。他的学生戴仲鹖,拿下来装上弦,进奉请他弹奏。何子拂弄一过,三次拨动琴弦,弦却不听手指指挥,发出的声音杂乱无章,仔细听它的音响,不知毛病在什么地方。仲鹖道:“这个毛病在于木质不好。我看它黑黑的,弯弯的,快腐朽了。它的质地不能胜任琴弦,所以弹起来声音不能发扬。”何子道:“咦!这不是木质的过错,我要严厉责备制琴人!凡是做一张琴,首先要选择木材,但更重要的是要审察是不是按照规格制作成器。琴器有四:弦、轸、徽、越。弦用来发音,轸用来控制弦,徽用来比较音的度数,越用来调和音节。发音就能分出清浊,控制弦就能显出高下,比较度数就能轻重适当,音节调和就能使音响不沉闷暗哑。故而弦要取它韧性的细密,轸要取它琴捩的圆滑,徽要取它度数的次序,越要取它小孔的通畅。现在这张琴,弦的韧性稀疏,轸的琴捩滞涩,徽的度数失去均衡,越的小孔又浅又隘。稀疏,所以清音浊音不能齐全;滞涩,所以高音低音不能相通;失去均衡,所以轻音重音互相侵越;又浅又隘,所以音声沉闷暗哑。这样五音混乱,音律也离开了法度。尽管让黄帝的乐官伶伦来调弦运指,春秋时的琴师伯牙来按照节拍亲自弹奏,他们也不知如何能叫音声和谐了。

《说琴》何景明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“现在看这张琴的材料,是用桐木制成的。桐木原是生长在深山幽谷,依据着巨大的磬石,经受着风雨的滋化,云烟的蒸润,回绕曲折,光亮沉郁,外表像彩凤那样焕发,质地像金玉那样完美,不能说不是良材。要是叫制作者按照规格做好,修治完善以备随时弹奏,凿削合格以成一张好琴,装饰美观以便出而应世。上焉者使君王得到,可以献之于宗庙,陈设在朝廷,祭享神灵,延见贵宾,唱赞祭礼,疏通隐闭,使民情通畅,万物洁净。下焉者使士大夫得到,可以融洽气质,培养德性,导引情操,和睦心志。何至于黑黑的、弯弯的,成为腐朽之材、无用之物呢!我看天下不责怪材料的人,太少了。鲁隐公去棠地观鱼以为是择善而从,把琴柱缚得牢牢的以为可以使琴弦张弛如意,自己混乱还想要分清事物,自己狭隘还想要求取众多。直木作轮,屈木作辐,巨木斗拱,细木大梁,哪能不使材料出毛病呵!因此君子对此是很慎重的。

“弹琴要有劲,行动要候时,观察要有顺序,庋藏要有容量。有劲就能不受阻挠,候时就能应付变化,有顺序就能辨别方向,有容量就能受到效益。劲就是信用,时就是智慧,顺序就是仁义,容量就是谦逊。信用作为居处,智慧指挥行动,仁义用来制约,谦虚可以保身。朴实作为内含,文采作为外表。为人所知就出而用世,不为人所知就修养自身。所以《中庸》说:‘虽愚必明,虽柔必强。’这怎么可以责罪材料呢!”

仲鹖听了不觉恍然若失,离开坐位说道:“信用不就是取于弦吗,智慧不就是取于轸吗,仁义不就是取于徽吗,谦逊不就是取于越吗?一件东西而所有的道理都齐全了。我所知太少了,要改弦更张,恭恭敬敬地听从您的教导。”

《说琴》何景明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作者简介

何景明(公元1483—1521年),字仲默,号白坡,又号大复山人,信阳(今属河南省)人。自幼聪慧,八岁能文,公元1502年(弘治十五年)十九岁中进士,授中书舍人。正德初,宦官刘瑾擅权,何景明谢病归。刘瑾诛,官复原职。官至陕西提学副使。是明代“文坛四杰”中的重要人物,也是明代著名的“前七子”之一,与李梦阳并称文坛领袖。其取法汉唐,一些诗作颇有现实内容。性耿直,淡名利,对当时的黑暗政治不满,敢于直谏,曾倡导明代文学改革运动,著有辞赋32篇,诗1560首,文章137篇,另有《大复集》38卷。墓地在今信阳师范学院大复山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