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风吹白云,万里渡河汾。全诗意思及赏析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经典诗词

北风吹白云,万里渡河汾。出自唐代诗人苏颋(tǐng)的作品《汾上惊秋》。此诗写作者在汾水上惊觉秋天的来临,抒发岁暮时迟的感慨,也反映了汾上地区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。全诗采取了虚虚实实,若即若离,似明而晦,欲言而咽的表现手法来表达诗人的复杂心情,虽仅二十字,但字字勾连古今,意境含蓄,气象幽远,颇有历史沧桑之感。

作品原文

汾上惊秋

苏颋

北风吹白云,万里渡河汾。


心绪逢摇落,秋声不可闻。

作品注释

⑴汾上:指汾阳县(今山西万荣南)。汾:指汾水,为黄河第二大支流。

⑵河汾:黄河与汾水的并称。《史记·晋世家》:“唐在河汾之东,方百里,故曰唐叔虞。”

⑶心绪:此处谓愁绪纷乱。隋孙万寿《远戍江南寄京邑亲友》诗:“心绪乱如麻,空怀畴昔时。”摇落:树叶凋零。

作品译文

北风吹卷着白云使之翻滚涌动,我要渡过汾河到万里以外的地方去。

心绪伤感惆怅又逢上草木摇落凋零,我再也不愿听到这萧瑟的秋风。

创作背景

这首诗当作于唐开元十一年(723年)或十二年(724年)的秋天。相传汉武帝在其地获黄帝所铸宝鼎,因祀后土,并渡汾水饮宴赋诗,作《秋风辞》。开元十年(722年),唐玄宗听张说之言,谓汾阳有汉后土祠,其礼久废,应修复祭祀。开元十一年(723年)正月,唐玄宗到潞州、晋州,诗人为礼部侍郎随行,并有诗。二月在汾阴祀后土,诗人从行并写了《祭汾阴乐章》。是年冬,出为益州大都督长史。到开元十三年(725年)才又调回长安。外放的两年,是苏颋一生仕履中最感失意的时期,此诗可能就是这一两年中的一个秋天所作的。

作品鉴赏

这首五绝有兴寄,有深意,是一首颇具特色的即兴咏史诗。它采取了虚虚实实,若即若离,似明而晦,欲言而咽的表现手法来表达诗人的复杂心情。

此诗前二句化用了汉武帝《秋风辞》的诗意,首句即“秋风起兮白云飞”,次句为“泛楼船兮济河汾”,从而概括地暗示着当年汉武帝到汾阴祭后土的历史往事,并引发联想唐玄宗欲效汉武帝的作为。两者何其相似,历史仿佛重演,这意味着什么,又启示些什么,诗人并不予点破,运用了留白手段。然而题目却点出了一个“惊”字,表明诗人的思绪是受了震惊的。这不是由于个人遭遇而被震惊。就字面意思看,似乎有点像是即景自况。他在汾水上被北风一吹,一阵寒意使他惊觉到秋天来临;而他当时正处于一生最感失意的境地,出京放任外省,恰如一阵北风把他这朵白云吹得老远,来到了这汾水上。这也合乎题目标示的“汾上惊秋”。因此,前二句的含意是复杂的。总的来说,是在即景起兴中抒发着历史的联想和感慨,在关切国家的隐忧中交织着个人失意的哀愁。可谓百感交集,愁绪纷乱。

诗的后二句明确地说穿了诗人复杂纷乱的心情。“摇落”用《秋风辞》中“草木黄落”句意,又同本于宋玉《九辩》语“悲哉秋之为气也,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”。这里用以指萧瑟天气,也以喻指自己暮年失意的境遇,所以说“逢”。“逢”者,愁绪又加上挫折之谓,暗示出“心绪”并非只是个人的失意。“秋声”即谓北风,其声肃杀,所以“不可闻”。听了这肃杀之声,只会使愁绪更纷乱,心情更悲伤。这就清楚地表明了前二句所蕴含的复杂心情的性质和倾向。

实际上,这诗的表现手法和抒情特点,都比较接近阮籍的《咏怀诗》。此诗的抒情形象透露出诗人有寄托,有忧虑,有感伤;但究竟为什么,是难以确切肯定的。他采用这种手法,可能是以久与政事的经验,熟悉历史的知识,意识到汉、唐两代的两个盛世皇帝之间有某种相似,仿佛受到历史的某种启示,隐约感到某种忧虑,然而他还说不清楚,也无可奈何,因此只能写出这种感觉和情绪。而恰是这一点,却构成了一种独有的艺术特点:以形象来表示,让读者去理会。

开元十一年(723年)二月,玄宗来到汾阴祭祀后土,苏颋其时正在礼部尚书任上,也从驾参加了这个祭祀盛典。苏颋长期充任中枢要职,甚受玄宗器重。大概就在从驾祭祀后土之后,忽然被调任益州大都督府长史,到开元十三年才又调回长安。外放的两年,是他一生仕途中最感失意的时期,这诗可能就是这一两年中的一个秋天所作的。诗题“汾上惊秋”,是在即景起兴中抒发着历史的联想和感慨,在关切国家的隐忧中交织着个人失意的哀愁。诗的前两句化用汉武帝《秋风辞》中的“秋风起兮白云飞”、“泛楼船兮济河汾”诗句,概括地暗示着当年汉武帝到汾阴祭后土的历史往事,同时也令人联想到唐玄宗欲效汉武帝的作为。后两句进一步表露心绪:“摇落”用《秋风辞》中“草木黄落”句意,又同本于宋玉《九辩》语“悲哉秋之为气也,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”。这里用以指萧瑟天气,也用以喻指自己暮年失意的境遇,所以说“逢”。“逢”者,愁绪又加上挫折之谓,暗示出“心绪”并非只是个人的失意。“秋声”即谓北风,其声肃杀,所以“不可闻”。听了这肃杀之声,只会使愁绪更纷乱,心情更悲伤。

作品点评

明代凌宏宪《唐诗广选》:胡元瑞曰:“不可闻”三字自佳。明代李攀龙、叶羲昂《唐诗直解》:语简而委婉,无限深情。明代唐汝询《删订唐诗解》:急起急收,而含蕴不尽,五绝之最胜者。清代沈德潜《唐诗别裁》:一气流注中仍复含蓄,五言佳境。清代黄叔灿《唐诗笺注》:是秋声摇落,偏言心绪摇落,相为感触写照,秋声愈有情矣。清代李锳《诗法易简录》:首句写景,便已含起可惊之意,次句加以“万里”,又早为“惊”字通气。“心绪”句正写所以“惊秋”之故。前三句无一字说到“惊”,却无一字不为“惊”字追神取魄,所以末句只点出“秋”字,而意已无不曲包。弦外之音,实有音在;味外之味,实有味在。所谓含蓄者,固贵其不露,尤贵其能包括也。清代宋顾乐《唐人万首绝句选评》:大家气格,五字中最难得此。与王勃《山中》作运意略同,而此作觉更深成。清代胡本渊《唐诗近体》:起句飘然(首句下)。清代马沅《唐绝诗钞注略》:李瑛云:绝句贵含蓄。此诗先虚写,第四句始点“秋”字,截然而止,不言“惊”而意透。若三四倒转便平衍,此用笔先后之法。

作者简介

苏颋(tǐng)(670—727 ),唐代诗人。字廷硕,京兆武功(今属陕西)人。武则天朝进士,袭封许国公。开元(唐玄宗年号,713—741)年间居相位时,与宋璟合作,共理政事,朝廷重要文件多出其手。当时和张说(封燕国公)并称为“燕许大手笔”。原有集,已佚,现存《苏廷硕集》,系后人所辑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古诗学习网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