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》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

2020年3月7日 评论 228 5071字阅读16分54秒

《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》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1 1

作品简介《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》选自《论语·先进》篇,标题为后人所加。文章记录的是孔子和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这四个弟子“言志”的一段话。生动再现了孔子和学生一起畅谈理想的情形。子路的轻率急躁,冉有的谦虚,公西华的委婉曲致,曾皙的高雅宁静,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。是一段可读性很强的文章。

《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》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2 1

作品原文

子路、曾皙(xī),冉有、公西华侍坐。子曰:“以吾一日长(zhǎng)乎尔,毋吾以也。居则曰:‘不吾知也。’如或知尔,则何以哉?”


子路率尔而对曰:“千乘(shèng)之国,摄乎大国之间,加之以师旅,因之以饥馑;由也为之,比(bì)及三年,可使有勇,且知方也。”


夫子哂(shěn)之。


“求,尔何如?”


对曰:“方六七十,如五六十,求也为之,比(bì)及三年,可使足民。如其礼乐,以俟君子。”


“赤,尔何如?”


对曰:“非曰能之,愿学焉。宗庙之事,如会同,端章甫,愿为小相焉。”


“点,尔何如?”


鼓瑟希,铿(kēng)尔,舍瑟而作,对曰:“异乎三子者之撰。”


子曰:“何伤乎?亦各言其志也!”


曰:“莫(mù)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(yí),风乎舞雩(yú),咏而归。”


夫子喟(kuì)然叹曰:“吾与点也。”


三子者出,曾皙后。曾皙曰:“夫三子者之言何如?”


子曰:“亦各言其志也已矣!”


曰:“夫子何哂由也?”


曰:“为国以礼,其言不让,是故哂之。”

“唯求则非邦也与?”


“安见方六七十,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?”


“唯赤则非邦也与?”


“宗庙会同,非诸侯而何?赤也为之小,孰能为之大?”


作品注释

1、侍:侍奉,本指侍立于尊者之旁。

2、侍坐:此处指执弟子之礼,侍奉老师而坐。

3、以吾一日长乎尔:以,因为;长,年长。

4、毋吾以也:吾,作“以”的宾语,在否定句中代词宾语前置。以,动词,用。

5、居则曰:居,闲居,指平日在家的时候。则,就。

6、如或:如果有人。如:假如。或:无定代词,有人。

7、则:连词,那么,就。

8、何以:用什么(去实现自己的抱负)。以,动词,用。

9、率尔:不假思索的样子。

10、千乘之国:有一千辆兵车的诸侯国。在春秋后期,是中等国家。

11、乘:兵车。春秋时,一辆兵车,配甲士3人,步卒72人,称一乘。

12、摄乎大国之间:摄,夹。乎:于,在。

13、加之以师旅:有(别国)军队来侵略它。加,加在上面。师旅,军队,此特指侵略的军队。

14、因之以饥馑:接连下来(国内)又有饥荒。因,动词,接着。饥馑,饥荒。

15、比及:等到。

16、且:连词,并且。

17、方:道,义方指是非准则。

18、哂:微笑,这里略带讥讽。

19、方:见方,纵横。

20、如:连词,表选择,或者;

21、足:使……富足。

22、如:连词,表提起另一话题,作“至于”讲。

23、其:那。

24、以:把。后边省宾语“之”。

25、俟:等待。

26、能:动词,能做到。

27、焉:这里作指示代词兼语气词,指代下文“小相”这种工作。

28、如:连词,或者。

29、会:诸侯之间的盟会。

30、同:诸侯共同朝见天子。

31、端:古代的一种礼服。

32、章甫:古代的一种礼帽。这里都是名词用作动词,意思是“穿着礼服,戴着礼帽”。

33、愿:愿意;

34、相:在祭祀、会盟或朝见天子时主持赞礼和司仪的人。

35、焉:兼词,于是,在这些场合里。

36、鼓:弹。

37、瑟:古乐器。

38、希:同“稀”,稀疏,这里指鼓瑟的声音已接近尾声。

39、舍:放下。

40、作:立起来,站起身;

41、撰:才具,才能。

42、伤:妨害。

43、乎:语气词,呢。

44、莫春者,春服既成:莫春:指农历三月。莫,通“暮”。既:副词,已经。

45、冠:古时男子二十岁为成年,束发加冠;

46、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:几个成人,几个孩子。五六,六七,都是虚数。

47、喟然:叹息的样子。

48、与:赞成。

49、后:动词,后出

50、夫子何哂由也:何,为什么。

51、为国以礼,其言不让:要用礼来治理国家,可他说话却不知道谦虚。以:介词。靠,用。让:礼让,谦逊。

52、唯求则非邦也与:唯,难道。邦:国家,这是指国家大事。与,同“欤”,疑问语气词。

作品译文

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陪(孔子)坐着。孔子说:“因为我年纪比你们大一点,(你们)不要因为(年长)就不敢说话了。(你们)平日说:‘你们是不了解我的!’假如有人了解你们,那么(你们)打算做些什么事情呢?”

子路不假思索地回答说:“一个拥有千乘兵车的中等国家,夹在大国之间,加上外国军队的侵犯,接着又遇上饥荒;如果让我治理这个国家,等到三年功夫,就可以使人有保卫国家的勇气,而且还懂得做人的道理。”

孔子对他示以微笑。

“冉有,你怎么样?”

(冉有)回答说:“一个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见方的国家,如果让我去治理,等到三年,就可以使老百姓富足起来。至于振兴礼乐教化,那就只有等待贤人君子来推行了。"

“公西华,你怎么样?”

(公西华)回答说:“我不敢说能做到什么,但愿意学着做些东西。宗庙祭祀的工作,或者是诸侯会盟及朝见天子的时候,我愿意穿着礼服,戴着礼帽,做一个小小的司仪。”

“曾皙,你怎么样?”

(曾皙)弹瑟的声音渐渐稀疏下来,铿的一声,放下瑟直起身来,回答说:“我和他们三人为政的才能不一样。"孔子说:"那有什么关系呢?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。"(曾皙)说:“暮春时节(天气和暖),春耕之事完毕。(我和)五六个成年人,六七个少年,到沂水里游泳,在舞雩台上吹风,唱着歌回家。”

孔子长叹一声说:“我赞同曾皙的想法呀!”

子路、冉有、公西华都出去了,曾皙最后走。曾皙问(孔子):“他们三个人的话怎么样?”

孔子说:“也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罢了!”

(曾皙)说:“您为什么笑仲由呢?”

(孔子说):“治国要用礼,可是他(子路)的话毫不谦让,所以我笑他。”

(曾皙说):“难道冉有讲的不是国家大事吗?”

(孔子说):“怎么见得纵横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(的小国的事)不是国家大事呢?”

(曾皙说):“难道公西华讲的不是诸侯的大事吗?”

(孔子说):“宗庙祭祀,诸侯会盟和朝见天子,不是诸侯的大事又是什么呢?公西华只能替诸侯做小相,那么,谁又能给诸侯做大相呢?”

《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》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3 1

文言知识

一词多义

如:(1)如或知尔(连词,如果)

(2)如五六十、如会同(连词,或者)

(3)如其礼乐(连词,表示另提一事,至于)

(4)沛公起如厕(动词,到……去,往)

(5)徐公来,孰视之,自以为不如(动词,比得上)

以:(1)以吾一日长乎尔(介词,因为)

(2)毋吾以也(通“已”,停止)

(3)则何以哉(动词,做)

(4)加之以师旅(介词,用)

(5)以俟君子(连词,表目的,来)

(6)为国以礼(介词,用)

方:(1)方六七十,如五六十(名词,纵横,方圆)

(2)可使有勇,且知方也(名词,道,指是非准则)

通假字

1、鼓瑟希(希,通“稀”,稀疏)

2、莫春者(莫,通“暮”)

词类活用

1、端章甫 (名词作动词,穿礼服、戴礼帽 )

2、鼓瑟希 (鼓:名词作动词,弹奏)

3、风乎舞雩(风:名→动 ,吹风、乘凉)

4、三子者出,曾皙后 (后:名词作动词,落在后面)

5、赤也为之小,孰能为之大(小,大:形容词作名词,小事,大事)

文言句式

1、宾语前置句

(1)毋吾以也(即,毋以吾也)(这一句还是省略句)

(2)不吾知也(即,不知吾也 )

(3)则何以哉 (即,则以何哉 )

(4)尔何如(即,尔如何)

2、状语后置句

(1)加之以师旅,因之以饥馑

(2)浴乎沂,风乎舞雩

《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》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5

人物介绍

子路,姓仲名由,字子路,即文中的“由”;

曾皙,名点,字皙,即文中的“点” ;

冉有,姓冉,名求,字子有,即文中的“求” ;

公西华,姓公西,名赤,字子华,即文中的“赤”。

人物性格

子路:有抱负,坦诚,性格也比较鲁莽、轻率,自信,知难而进,有军事政治才能。

曾晳:懂礼爱乐,洒脱高雅,卓尔不群。

冉有:谦虚谨慎,说话很有分寸。

公西华:谦恭有礼,说话委婉,娴于辞令,娴熟礼仪。

《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》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4 1

延伸阅读

子路、曾晳、冉有(姓冉名求)、公西华和孔丘在凉亭里休息聊天,孔丘说:“我比你们年龄大,虽然出门在外的时候以师徒相称,但那是为了显得我们团结有核心,而且让国君认为我们尊贵又特别。平时我们还是兄弟,各自有长处,相互帮助。我知道你们都有自己的主张,你们平时还总是说,没人懂你们,如果我懂你们,你们说说你们都有什么本事,又要做些什么呢?”

一听到要说长处,子路马上来了精神。他只比孔丘小九岁,如果孔丘算是院长,那他就算教务主任。虽然出门的时候也要称孔丘为师父,但是他是弟子里面最不把孔丘当师父的人。这时候他就说:“一个拥有千乘兵车的国家,处于大国之间,外围有敌国侵犯,内部又有饥荒,如果让我治理这个国家,能够让它在三年内兵强马壮,外能御敌,内能懂礼。”

孔丘就笑他:“你充其量也就是能保国守土,离咱们正在做的事业还差十万八千里,在尧舜眼里有内部饥荒和外部敌人的概念吗?这就是出门在外我做师父你做弟子的原因。”

子路刚想反驳,你问的是能力,又不是说天下大计,这群人里我的特长就是保家卫国,这说错了吗?不过说出来也没必要,因为孔丘点拨的对,大家在说理,这样反驳就是狂,狂就是不识抬举。孔丘其实不讨厌子路这样的性格,因为贤人总是尽可能把自己的缺点亮出来,借助别人的力量去反省,只是要记得一定要改。不仅如此,自己心里更细微的矛盾还是要靠自己去挖掘和改正。孔丘马上又说:“冉有,你说说你的理想吧。”

冉有马上也想表现一下,他能做的就是一个大邦的总理,这是他的理想,不过有了子路的教训,他就谦虚地说:“一个方圆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的国家,让我去总理内部经济管理和外贸事务,等到三年,可以让百姓生活富足,至于说礼乐教化,还是等其他的贤人来做吧。”

“公西华,你怎么样呢?”孔丘问。

公西华就是管教化的,他是学院祭祀系的系长,这时候就说:“不能说我就能管教化之类的事,我只是愿意多学习,多长进,并且尝试着做一下这方面的事。宗庙祭祀之类的事情,穿着礼服,戴着礼帽,我愿意做一下这方面的行政工作,至于历史分析礼数推敲之类的高水准理论工作,还是你们强一些。”

公西华知道自己这套东西必须依托孔丘才行,也懒得和他们争,他倒是挺期待孔丘给他多一些点拨。不过孔丘没有多说,他又问:“曾晳,你呢?”

曾晳听着他们说话,手里还拨着琴弦,这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回答,不知道是真的说特长,还是说理念。于是手慢慢停下来,顿一下,下定决心,起身离座,说道:“我的理想和三位不同。”

孔丘说:“有什么大不了的呢?只不过各自说说自己的想法罢了,你的理想是什么?”

曾晳就说:“春暖花开未到夏天的时候,穿着春季的服装,和咱们学院的三十个年长的兄弟以及四十二个年轻的兄弟,在沂河里洗澡,在舞雩台上吹吹风,唱着歌回家,这就是我的终极理想。”

孔丘就叹气:“我的理想和曾晳一样呀!唉,可是圣人心系天下身百忙。‘百姓匆碌我匆碌,众人心忧我心忧。何得民乐映清心,连宵酒雨不带愁’呀。”

等到几个人出去的时候,曾晳跟在孔丘后面,想单独请教,他说:“他们三个说的话怎么样呢?有什么更具体的说法吗?”

孔丘说:“只不过是说说各自的志向而已。”

曾晳问:“那你为什么讥笑子路呢?”

孔丘说:“治国应当用礼乐教化,这是以民为本。他只说特长,却没有表露出以民为本的根本理念,即使他有那份心,也不应该如此不谦让的,所以要笑话他。智者化繁为简,大为而小治,仁者以小见大,小为而大治。仁者见人所不见,畏进如愚,行若无据。像他这样办事,最后不一定能成功的。”

“那冉有说的就不是建设国家的方法了吗?你为什么不多提点一些呢?”

“小邦就不算一个大国家了吗?他说的是对的。不过小国的治理寻求规制寻求辩解,其似无治。大国之治寻宗寻合,其似无为。圣人顺自然治无为,民可自治。冉有是一个有抱负的人,他说的他能办到,那还真的是治理小国的方法,智者修能,仁者修心,治理大国的时候总理还要有德,他说话的小心已经体现了德。虽说治理方法是小国之治,但总理有这样的职责就够了,没什么好说的,寻宗寻合的应该是国君。如果治理大国,就不是那种方法了,治理大国不仅需要更大的德,而且需要研究一些其他的理论,这些理论一时半会儿是说不完善的,所以我就没说。”

“那公西华的教化理论就不能治国吗?”

“教化已经是最大最困难的工作了,作用巨大,看起来简单,但是要做更好还是会无限难的。如果公西华做的是行政小事,那还有什么大事呢?古往今来,政教合一是传统,教化是起着看不见的作用的。仅仅从行政教化这个角度来说,最好的教化就是治世的时候百姓知道它的好,乱世的时候百姓即使骂它,也是看不见它的本来面目的。公西华即使有创造教化的能力,可是如今的世道,能让他发挥才能吗?”

说着孔丘就叹着气走了。

展开全文🔻
  • 版权声明: 发表于 2020年3月7日
  • 转载注明:https://www.gushixuexi.com/doc/27784.html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